Image not found

百年前一清朝御医的手稿估价达21亿元现在医生可没那么讲究

贫与病相约,贫来病亦来。有僧时馈药,无鬼敢输财。酒债偿仍欠,医书阖又开。安贫吾自爱,且遣病魔回。

医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它从不会因时光而褪色、也不会因岁月而失真,凝聚众人智慧、浓缩个人心血,医书的在世价值无可估量。

“素问虽医书,读之患不精;大可用人国,小亦可用兵;行所胜不胜,逆从决死生;勿待阴阳间,关格不相营。”自古以来,医生就被赋予神圣使命,他们用毕生所学悬壶济世、救死扶伤,用双手为病痛患者解决一个又一个的疑难杂症、病痛折磨,而他们的医书也延续使命,继续造福后人。

虽然“断支酒费贫如故,细读医书病更多”,但不可否认,医书对后世的影响是巨大的,它帮助人们自主对症、自觉对药,某种程度上可以救人于危难之间。在西药普及的现代社会中,古人的药书是否还适用?又价值几何?

中国的中医药学才炉火纯青、声名远扬。像李时珍中国百科全书式的《本草纲目》、张仲景的《伤寒杂病论》、华佗的《青囊经》。这些医书对后世研究中医药、创新诊断疗法具有不可磨灭的价值。

随着现代社会科技的发达,医疗的进步,一些现存于世的药书已被多部刊发,为何百年前一清朝御医手稿如此高价?难道它比《本草纲目》还与众不同?结合当时的背景来看,这个清朝御医手稿如此珍贵,主要有三大原因!

一些专业搞“龙飞凤舞”字迹的医生对此也表示头大:从医数年,竟然看不清百年前的字迹,不会是混淆视听的假药方吧?

经过多方证实,这个药方并非伪造,而是货真价实的御医手稿,当时多用繁体字,加上药方字数较多,能够写成这样已属不易;再看看现代医生的字迹,可没有那么讲究。为了避免被人剽窃医学成果,这种医学字迹独一无二,需要结合清朝的御医字迹才能辨别清晰。

现代的医学界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的世界难题,很多先进的医疗设备能够快速诊断出疾病,疗效快的西药逐渐深入人心。疗效温和、疗程过长的中药在快节奏的时代中似乎被人遗忘,虽然风头不再,但中药的地位始终无可撼动。

在说这个药方之前,我们先来介绍一下它的主人汪必昌,出生于1754年的汪必昌自幼有着过人的医学天分,在嘉庆举行50寿诞时,汪必昌因表现突出,得到了嘉庆青睐重用,嘉庆将其选为御医。

然而汪必昌对勾心斗角的太医院生涯无感,任职九年后,在嘉庆15年(1810年),五十六岁的汪必昌辞去令人羡慕的编内官职回到家乡,开始着手自己的医学著作《聊复集》。

它是汪必昌从医生涯中毕生的心血,一共分为五卷:一为《玉钥集》、二为《眼科心法》、三为《医阶辩证》、四为《医阶辨药》、五为《医阶辨脉》。这五卷在现代社会都有刊登,还有四卷因年代久远、极易受损未被刊登,比如今天所说的《聊复集·怪症汇纂》。

《聊复集怪症汇纂》占整个清朝稿本的四分之三,所用稿纸是清朝时期的红格稿纸,内文修正痕迹乃是汪必昌的亲笔,这些稿纸能够从战乱频繁的战火中存放至今实属不易。纵观近代史,中国的很多文物被西方列强洗劫一空,幸存于难的药书更是寥寥无几,《聊复集怪症汇纂》是奇迹般的存在。它的纸张较为脆弱,为了保护《聊复集怪症汇纂》的完整性、原本性,部分清稿药方严禁刊登、严禁转载。它的价值已经是文物级别的存在,价值不言而喻。

有人会提出疑问:就算是文物级别的又怎样,如果没有使用价值那不还是纸老虎一个?

《聊复集怪症汇纂》实力证明自己的不俗价值:它融合了500多种疑难杂症的解药,像骇人听闻的癌症、中风偏瘫、肿瘤、尿血吐血等不治之症,在怪症方法中均能找到。这本年久泛黄的医书中蕴含540种药方、650个药单,期间汇聚的疑难杂症均能通过一些偏方对症下药、药到病除。

汪必昌是历史长河中身兼御医、医学家、著作家的第一人,他的这本著作能够公布于世,既是历史的必然也是人为的偶然。百年前的王公贵族、平民百姓对汪必昌赞叹不已,百年后的今天,现代人对他的医学著作惊叹不已。

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谷世喆教授在看过稿本后说:“《聊复集·怪症汇纂》之《针灸论》内中有关针刺取穴和灸法论述中肯、可信、可用。尤其对灸法用艾原理适用症论述颇详,对恶疮、痈疽、惊痫、乳疮、少乳等用法于今也有指导意义。”其间的650个药方对后世百姓具有无法估量的福音,它的实用价值备受医学界、药学界认可。

汪必昌曾经在宫廷中任职9年,9年的时光见证了很多不为人知的谋求算计、尔虞我诈,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,汪必昌的医学能力有目共睹。要知道,御医需要层层选拔、在优胜劣汰中方能存活下去,他能够在竞争激烈的医学队伍中脱颖而出,可见实力不同一般。

担任御医期间,他作为皇宫中不可或许的职员,见证了清朝的历史变迁,政权的不断斗争,皇宫一直是权力的聚集地,他用日记的方式将皇宫中发生的大小事情以药方形式记载下来,一些看似简单的药方可能就是一段惊涛骇浪的宫斗史。对研究清朝的宫廷生活、民间风情具有极大的参考价值。

光明网曾经如此评价《聊复集·怪症汇纂》:“中国古代系统搜集治疗疑难怪症方法(秘方偏方等),并独立编著成书的御医,从古至今见于史料者,独有清代嘉庆御医汪必昌一人。”

独特的身份、奇妙的药方为《聊复集怪症汇纂》添衣加彩,也难怪众人总是想一睹它真容,这不仅是对医书的尊重,更是对汪必昌医生的缅怀。

2017年5月,中国收藏家协会书报刊委员会执行主任彭令在征集清朝医书中,意间发现了这本沉睡两百年的书稿,此后经过校验后,医学界曝出惊天秘密:《聊复集》重出江湖,一时间社会哗然,通过参考人任锡庚的药方拍卖价值,结合现代背景下的行情,大致可以估价2.1亿元。

任锡庚的每种药方在2007年拍卖4万元,时隔数十年,秘方价值早已翻倍上升,它的每个秘方价格应为40万元,650多个秘方的《聊复集怪症汇纂》价值高达2个亿,这种价格还是保守估计,具体的市场价值需要根据时代的变迁不断变化。

在朝代更迭的变幻中,汪必昌是不幸的,他在太医院一定是经历了极为反感之事才决定放弃仕途归隐山林,如果他生活在自由平等的现代社会,他一定会用妙手回春的医术留下美名、施展抱负;汪必昌又是幸运的,时隔两百年之久,他的心血之作被发掘出来,并且被后人重视重用,毕生的心血并未白费。

汪必昌并非是一个可以简单评价的医学家,他的《聊复集》验证了他的才华,也开启了医学界的另一扇大门,“前一百年同仁堂、后一百年汪必昌”,这淡泊名利、不畏权贵的隐士在逝世后多年受到的赞美不绝于耳。

2019年6月,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药文化科普巡讲团巡讲专家、北京中医药大学国际学院前院长傅延龄教授经过综合研究,也特意挥笔为《〈聊复集.怪症汇纂〉四种未刊稿本》题写:“中医药第一秘方集”。



Join the conversation.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