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not found

方寸铜盒牵出曹雪芹身世之谜 可能被过继

这是一只长方形铜盒,高5.4厘米,长3.3厘米,宽2.5厘米,看起来像一只印章盒,但实际上它是一只清代的砝码。它的收藏者、南京博物院的王金潮10多年前在地摊上看到它时,就知道这个不值钱也不起眼的铜盒,里面却装着三段历史,遗憾的是,盒盖和铜盒肚子里原本装着的另16只砝码已不见踪影。

铜盒四面共镌刻58个字,分别是“奉宪颁行”、“奉江苏布政使司丁较准,枫镇买卖商牙一体遵行十两,不许轻重,违者禀究”、“江南苏州府正堂曹”和“康熙十八年三月十九日给。陈瑞生造”。

这套砝码是清康熙十八年(1679)在枫镇颁行的,用来检测各种衡器的计量是否规范。铜盒本身是一个四两砝码,盒盖为五钱砝码,里面装着一至三两砝码3枚。三两砝码本身又是一个里盒,内装一至四钱、一至九分13枚砝码。全套砝码(包括外盒和内盒)共18枚。

文字中的枫镇,就是苏州枫桥镇,即唐诗“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”所说的枫桥所在。政府之所以在枫镇颁行标准专用砝码,是因为当时的枫镇是全国米市最大的集散地,商贸极其繁荣。

明清时期,枫桥凭借优越的水陆交通之便,成为全国最大的米豆集散中心。清代繁盛时,每年从两湖川皖运往江浙的粮食由此经过的有1000万石。此外,枫桥还是粮食出口基地,当地有“出洋米,出洋米,众人趋利如流水”的民谣。清朝的官商,也在枫桥开铺设市,设置了61座国库米仓,并建有29座碾米厂。

根据铭文,曹姓正堂(知府)遵照布政使(省最高行政长官)命令在枫桥镇颁发这套砝码。查阅文献后得知,这位曹大人名曹首望,字统六,直隶丰润(今河北丰润)人,康熙十七年(1678)年十二月上任,十九年(1680)八月因为盗案被免职。熟悉红学的人都知道,周汝昌先生曾考证,曹雪芹的籍贯是河北丰润,那么这位曹首望与曹雪芹会不会是亲戚呢?

曹首望有个哥哥叫曹鼎望,字冠五。曹雪芹的祖父曹寅的一些诗作是写给曹鼎望的两个儿子曹?和曹?的,称二人为“兄”。从诗歌内容来看,他们三人从小就是好朋友。虽然没有证据表明曹寅与曹首望的关系,但两个曹家还是颇有渊源的。有一种大胆的观点是,因为各种过继关系,曹雪芹可能是曹鼎望的孙子,曹?的儿子,不过这种观点尚未被多数人接受。

冯其庸先生就提出质疑:曹鼎望和曹首望曾在康熙年间作为“监修”重修了曹氏家谱,如果两家是亲戚,曹鼎望又熟悉曹寅,为什么在族谱中没有出现曹寅一支?要知道当时曹寅是康熙皇帝的红人,江南曹氏是煊赫之家。

这只铜盒的另一个历史价值,就是它见证了清代的度量衡改革。这场改革始于顺治年间,定于康熙年间,完善于雍正、乾隆年间。

康熙皇帝继位的头一年,就下令颁行新砝码。他还曾亲自累黍定尺,以纵累100粒为营造尺,经验证约合32厘米。而尺被作为度量衡的基础,用一定尺寸确立量器的容积,例如,升是边长为31寸600分的立方体,斛是边长为1580寸的立方体,名漕斛。经测算,每升合1035毫升。此外,用一立方寸金属的重量作为质量标准,例如赤金每立方寸重十六两八钱,白银每立方寸重九两等,作为国库收支的标准重量,因此称库平。

由营造尺、漕斛和库平两组成的度量衡制度,就是著名的营造库平制,使得此后一、二百年量制立法有所依据。文中所说的这只铜盒,重量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来确定的,它是这段度量衡制度改革历史的物证。 本报记者 王宏伟



Join the conversation.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