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mage not found

“上海究竟是什么人的上海?”解放之初陈毅市长因何震怒?

人民1949年5月攻打上海的时候,攻城部队不仅带足了作战物资,陈毅司令员还要求40辆装满人民币的卡车随部队一起行动。

有人也许会问,“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”,自古以来都是用兵之道,可也没必要带着40辆载满人民币的卡车打仗吧?

事实上,负责运送人民币的指战员也有同样的疑惑,“、军粮、药品我们都带足了,还要带这么多钱干什么?”

当时,攻城部队也只有少数几个首长大致了解陈毅司令员的用意,不过,他们并没有对外透露半点消息。

车队从江苏丹阳出发前,陈毅司令员再三叮嘱:“部队打到哪里,钞票就必须跟到哪里”。

就这样,这支车队紧跟着攻城部队一路向南开进,5月27日,解放上海的枪声刚停,车队就在一个团的护卫下开进了上海城。

这支车队的目的地是上海外滩的中国银行,按照命令,指战员们把车上的人民币小心翼翼地搬进了中国银行的地下金库。

负责运送人民币的指战员后来知道了答案:那40卡车人民币原来是用来取代金圆券的。

指战员们当时有一个疑问,解放上海之前,已经陆续解放了石家庄、济南、北平、南京等城市,为什么偏偏要在解放上海的时候带着大量人民币行动呢?

事实上,这是由于上海的特殊性而决定的,因为上海这座城市的特殊性,人民解放上海、接管上海所采用的手段也很特别。

金圆券是上海解放前在市面上流通的“法定”货币,但是,金圆券的背后却暗藏着的一个阴谋。

1948年8月19日,当局强行在上海推行“币制改革”,他们逼迫老百姓用手中的黄金、白银和外币统一换成了金圆券。

为了推行所谓的“币制改革”,严禁老百姓“私藏黄金、白银和外币”,如若不然,轻则没收,重则坐牢。

一时间,上海滩风声鹤唳,老百姓噤若寒蝉,很短时间内,就用金圆券从老百姓手中换回了大量的真金白银。

这些黄金、白银和外币一部分被用于打内战,更多的真金白银则被蒋介石秘密运到了台湾。

从1948年末到1949年初,上海爆发通货膨胀,金圆券迅速贬值,缩水严重,最恐怖的时候,老百姓用一袋金圆券买不到一袋米。

正因为如此,为了迅速稳定市场,尽可能维护老百姓的利益,进入上海之后所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废除金圆券。

从6月5日起,人民政府发布公告,严禁金圆券与外币在市场上流通,同时鼓励上海市民用金圆券兑换人民币,当时,1元人民币可以兑换10万元金圆券。

10天之后,金圆券就彻底告别了历史舞台,人民币正式取代金圆券,成为市面上流通的唯一合法货币。

当时有两类人不看好人民币,其中第一类人便是留在上海的残余势力,还有一类人就是上海的富人、企业主以及一部分老百姓。

在撤离上海前曾宣扬:“大上海就是大染缸,让红着进来,黑着出去,站着进来,躺着出去。”

人民政府颁布“以人民币取代金圆券”的法令之后,方面又扬言:“进得了上海,人民币进不了上海”。

经历过推行的“币制改革”,又遭遇严重的通货膨胀之后,金圆券变成了一堆废纸。

上海的富人、企业主和老百姓吃够了苦头,于是,黄金、白银、美元和银元便成为他们唯一相信的“硬通货”。

相比之下,上海的老百姓更喜欢银元这样的“硬通货”,他们的理由也很简单:银元不容易贬值,银元比纸币更可靠。

于是,虽然有近20亿元人民币流入了上海市场,但是,上海老百姓一拿到人民币,就马上兑换成了“黄、白、绿”。

(“黄”-黄金,“白”-银元,“绿”-美元),其中银元最受上海市民的追捧。

当时,在上海市中心(尤其是西藏路、南京路和外滩)一带,不少人站在人行道上或十字路口招徕生意,嘴里念叨着:“大头要伐,小头要伐?”

在这些人的炒作之下,人民币兑换银元的兑换比接连飙升,银元的价格则水涨船高。

在利益的驱使下,也因为担心人民币贬值太快,一些商家开始只收银元,拒收人民币。

一时间,银元“喧宾夺主”成为了上海市民手里的“香饽饽”,人民币则面临着被排斥在市场之外的危机。

银元的暴涨导致了物价的上扬,让上海市民特别是工薪阶层蒙受了损失,人民币的信誉受到严重挑战,严重影响到上海的生产建设与经济复兴。

陈云分析发现,银元投机活动之所以在上海如此猖狂,主要原因是有一股邪恶势力在背后操控。

他们利用老百姓担心纸币贬值的心态,同时抓住了部分上海市民的贪利、投机心理,与人民政府玩起了“猫和老鼠”的金融游戏。

陈云向陈毅市长通报了自己的分析结果,陈毅市长随即命令军管会派出侦察人员开始调查。

经过明察暗访,侦察人员很快就查到了那股邪恶势力的大本营-位于汉口路山西路口的上海证券交易所。

是他们一手操控了银元与人民币的兑换价,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把人民币挤出市场。

上海证券大楼高达九层,是上海滩当时屈指可数的高层建筑,也是上海最热闹的地方之一。

每到交易日,这里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,那些金融寡头也把上海证券大楼当作他们聚会、议事的最佳场所。

上海解放之后,这里更是他们买卖黄金、操纵银元与人民币兑换价格的“指挥部”和“交易所”。

更为复杂的是,一些潜伏特务也混杂其间,他们在这里推波助澜,使得银元投机活动变得越来越猖獗。

远在台湾的因此扬言,“虽然在军事上夺取了上海,却会在经济上栽在上海。”

“上海究竟是什么人的上海?”陈毅市长雷霆大怒:“立即查封证券大楼,务必一网打尽!”

面对上海滩这帮不拿枪的敌人用心险恶的挑战,陈毅市长怒不可遏,决心要铲除这些祸害人民、扰乱社会、企图把人民币从上海驱逐出去的害群之马。

陈毅市长意识到,想要稳定上海,首先要稳定市场;想要稳定市场,必先废除非法银元交易;想要废除非法银元交易,就必须斩草除根,铲除其根源。

但是,为了劝说参与银元交易的大多数上海市民迷途知返,陈毅市长首先采取了“先礼后兵”的措施。

在陈毅市长的安排下,上海市政府、上海市军管会等领导接连发表讲话,向上海市民宣传人民政府的相关政策。

《解放日报》也发表社论指出:如今的上海是人民当家作主的上海,上海市人民政府有能力做好物资供应,政府的财力也相当雄厚。

社论同时指出,买卖黄金银元、抢购套购物资、囤积居奇、投机倒把等活动都是非法的,必将遭到人民政府的严厉打击。

然而,几天时间过去了,人民政府的警告似乎没起什么作用,银元贩子依然我行我素。

陈毅市长决定不再给他们机会,于是向华东局和党中央汇报了上海的情况,并在报告里提出“打一场金融战役”的设想。

陈毅市长对参加这次行动的同志们说:“不久以前,我们跟打了一场‘淮海战役’,这一次,我们要在大上海再打一场‘淮海战役’!”

陈毅市长斩钉截铁地要求道:“不打则已,要打得坚决、干脆,务必一网打尽!”

1949年6月10日上午9点,上海警察总队参谋长王朋率150名干警奉命开始行动。

干警们迅速包围了证券大楼,宣布对证券大楼实行军事管制,禁止所有人员进出大楼。

与此同时,上海市军管会干部率一大批工人、学生赶到现场,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负责维持现场秩序,一部分人向围观的市民做宣传与解释工作。

他们对大楼里的各个商号逐一登记,对非法财物一律清点入账,然后将这里的交易者全部集中到底层大厅听候处置。

大楼里当时大约有1000多个人,证券大楼实行军事管制之时,其中大部分人都在做着额度大小不等的非法交易。

人民政府突然出手,把这些利欲熏心的投机商、经纪人吓得够呛,他们东躲西藏,惊恐万状;

最可笑的是那些“精明”的、“要钱不要命”的投机商,为了藏匿罪证,也为了保住财产,匆匆忙忙之中,他们把金条、金砖和账本塞到沙发里、抽水马桶水箱里、天花板夹层和壁炉里。

不过,这些精明的投机商很快就泄了气,在这次行动开始之前,上海地下党组织早就向军管会提供了大量的情报。

其中就有上海证券大楼工作人员提供的情报,在这些情报里,证券大楼里有哪些投机商号、经纪人,他们各有什么违法活动,违法次数、违法交易金额,这些情况都记录得清清楚楚。

在工作队与大楼工作人员谈话之后,又有不少工作人员站了出来,揭发了工作队尚未掌握的一些情况。

在一楼大堂,工作队向大家说明了这次行动的目的,公布了人民政府的相关政策。

在大楼工作人员的指点下,工作队随即开始追查不法分子藏匿在各处的非法财物。

结果,只用了一个通宵,工作队就从大楼里收缴到大量黄金、白银和银元、账本,光是大大小小的金条就有1800多两。

若在平时,这时正是交易大厅最热闹的时间,“吃进”、“抛脱”声此起彼伏,充斥于耳,喧嚣无比。

工作队早就把整个大楼里的人集中到了交易大厅,他们或垂头丧气,或心神不定、惴惴不安。

李士英局长的讲话内容包括两个部分,前一部分,他简单阐述了人民政府反击银元投机倒把斗争的重大意义。

接下来,李士英就要宣布人民政府打击破坏金融秩序、扰乱市场的首恶分子名单。

李士英局长一口气报出了200个人的名字,他们中有不法投机商、不法经纪人,也有“双皮老虎”。

李士英当场宣布“将这些不法分子逮捕法办”,并由全副武装的战士将他们押出交易大厅。

李士英同时宣布,对于罪行轻微、坦白认罪态度较好且有悔改之意的投机商,人民政府将没收其非法所得,然后既往不咎,一概予以放行。

不过,李士英局长掷地有声地警告他们:“如有再犯者,人民政府将‘新账老账一起算’,决不宽恕!”

证券大楼里发生的事情一夜之间传遍了上海滩,上海市民交口称赞“真有办法”,“人民政府办事干脆利落”。

远在台湾的蒋介石当天就得知了这件事情,据说,蒋介石当时只提了两个人的名字,没有多说一句话。

队伍中,上海的工人、职员、学生和市民高举“禁止银元买卖,稳定市场物价”、“肃清银元买卖,统一使用人民币”等横幅标语。

与此同时,在上海市军管会统一部署下,警察、驻沪部队联合行动,在全市范围内突击清查等违法场所。

几天之后,上海街头再也见不到银元贩子的身影,绝大多数商号也不再拒收人民币,人民币从此恢复了其不可撼动的法定地位。

上海市人民政府不仅彻底打击了不法分子,稳定了上海金融市场,也给我党管理全国其他城市提供了经验和样板。

标签:


Join the conversation.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